第十七章 皇帝老了(1/3)

    周易旷工到传出死讯,重新上岗也没人为难。

    稍稍展示番双指断刀的手段,引来狱卒纷纷叫好。

    刘司狱夸赞道:“老周是个念旧的人,小余也不用去押送,与老周一起送饭就好。”

    小余名为余杰,十七八岁的少年,几月时间还未沾染天牢的阴晦气息。如同当年周易初来天牢,乖乖站在众狱卒身后,少言寡语。

    周易笑了笑:“天牢待久了,习惯了这里的味道。”

    “晚上春风楼,为老周接风洗尘。”

    朱校尉揽着周易肩膀,低声道:“近些日牢里不太平,晚上总有人看到鬼影,老周你现在是大高手,多盯着看看!”

    “我省得。”

    周易之前谨小慎微,如今晋升先天宗师,可以稍稍放开一些。

    一日当值无事。

    夜幕降临。

    天牢狱卒换了衣衫,二余人直奔春风楼。

    周易问道:“老冯,之前听你说家有悍妻,现在也潇洒了?”

    “老周还不知道?”

    朱校尉挤眉弄眼道:“这厮在牙行买了对双生子,偷偷养在神京,不知让谁说了去,县城的老婆寻来大闹了一通……”

    “原本是看那婆娘,家里有些银钱,便忍让一二。”

    冯桥羞恼道:“如今那些钱算个屁,寻了个由头,将他休了去!”

    天牢的油水比万年县牢,高了十倍百倍不止,寻机会押送一趟流放犯官,捞的银子比县牢几年都多。

    周易没有劝说糟糠之妻不可弃,交浅言深凭白惹来怨怼,看旁的同僚表面微笑,实则眼底鄙夷,便知道冯桥日后不会好过。

    发迹后就休发妻,谁敢与之共事?

    “双生子如何?”

    “年轻,很润!”

    冯桥又不是瞎子,自是能看出同僚鄙夷,不过那又如何,只要不在乎脸面与前程,当真影响不到什么。

    半年没来,春风楼又换了花魁。

    老鸨见到周易,顿时喜笑颜开:“周爷,您可有日子没来了。”

    二十一年的老客人,虽说周易不争花魁,不随意打赏,积年累月下来花在春风楼的银子,足够在身京买处宅子。

    这些忠实客户,才是春风楼常年屹立不倒的根本!

    周易笑道:“今儿唱哪出?”

    “当然是周爷最爱听的!”

    老鸨唤来伙计吩咐几句,撤下舞台唱一半的曲子,换成了醉春风。

    新任花魁是个胸怀广阔的女子,红唇微张,轻吟浅唱醉春风:“……轻把郎推,痛痛痛……臂儿相兜,动动动……”

    二楼包厢。

    周易与朱校尉当先,其他同僚分坐左右。

    伙计无需吩咐便端上菜肴,都是周易经常点的,酒是五十年梨花白。

    “周爷,今天随便吃喝,无需结账,”

    老鸨又说了几个俏皮话,引得众狱卒笑声不断,才施施然离开。

    朱校尉说道:“来春风楼就得叫上老周,咱自己来,回回都是大堂散座,更没享受过这般细心周到的照顾!”

    “朱大人在这花一万两银子,也能享受着待遇。”

    周易粗略计算,每年少说花销大几百两,二十年早就超过万两。

    “……”

    朱校尉喃喃道:“老周,要不你学学老冯,买几
第十七章 皇帝老了(第1/3页)

    (第1/3页),(本章未完,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)
我要报错   点击求书
本站最新网址m.soquwu.com

我在修仙界长生不死